兩三年內會形成一股水漆熱潮

2014-07-05

兩年前中國軍事博物館開始裝修時,刷的是油漆,氣味兒很重,只能停止開放。2013年,軍事博物館開始在武器展品上刷水漆代替油漆,氣味小了很多,小學生來參觀也不影響。

今年7月1日,由國家環保部頒發的“對水性涂料的環境標志產品的技術要求”將開始實施,這是對近10年前的水性涂料執行標準HJ/T201—2005的修訂,業內認為,新的機會來了。

河北晨陽工貿集團有限公司已經專注生產水性涂料16年,董事長劉善江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兩三年內涂料行業會形成一股水漆熱潮。”

以“水”代“油”,節能環保

劉善江的判斷緣于,在他眼中,水漆是一種變革性的產品,這種創新帶來的節能環保效益既符合國家政策導向,也迎合了市場需求。

霧霾天氣產生的重要原因是PM2.5,其產生的主要來源中汽車尾氣排放占30%,VOC(揮發性有機化合物)排放占21%,其他日常發電、工業生產等過程中經過燃燒而排放的殘留物占49%,而VOC排放中約18%是由溶劑型油漆排放產生的。水漆中的VOC遠遠低于油漆。

據相關部門統計,2013年,我國將近1500萬噸的涂裝總量中,有1000萬噸是油漆。水漆在市場中的占比僅有6%。

“從節能上講,算國家的大賬,不管是油漆,還是水漆,涂裝在物品表面以后要揮發50%,留下50%才是漆膜,假如油漆用量在1000萬噸,就有500萬噸要揮發掉,不僅增加排放,給大氣造成了污染,還浪費了國家能源,更危害健康。”劉善江向記者介紹,“水漆是替代油漆的一種更新換代產品,將來凡是用油漆涂裝的地方,都要逐步用水漆來替代,水漆是以水為稀釋劑,不含苯、甲苯、二甲苯,不燃不爆,無刺激氣味,對人體無害,不污染環境,符合國家節能減排政策導向。”

劉善江介紹,國家政策也大力支持水漆的發展,對水性涂料標準的修訂可以看作風向。有媒體報道,中國油漆消費稅已經進入議事日程,如果成為現實,對油漆消費也將是一個限制。在國外,水漆在涂料行業的市場中占比已經達到80%~90%,而國內水漆在工業涂裝領域的占比剛在5%左右,市場空間巨大。

在河北定州的國華電廠,以往刷油漆維護設備的時候,要做多種防護,所有班子成員都不能休假,要盯班預防油漆爆炸——油漆還有個缺點是易燃易爆,電廠很多設備要高溫運行,刷油漆很危險,不盯班容易出事。自2013年認識了水漆產品之后,用它代替油漆,這方面的擔心就少了,“用了水漆,國華電廠的人可以安心睡覺了,在水漆生產車間,一邊生產一邊做電焊都沒有問題。”劉善江說,“所以,水漆代替油漆,從哪方面講都應該是未來的趨勢。”

與國外名牌差異化競爭

1997年之前,劉善江是經銷油漆的貿易商,在經銷中,因為油漆運輸麻煩,庫存中也要處處小心,常常聽到用戶反映:“要是沒味兒多好”、“要是不易燃燒多好”……

劉善江開始試圖尋找沒有這些麻煩的產品,他打聽到了國外才生產的水漆。因為國內沒有生產企業,索性自己建廠生產。開始時,技術、設備、人才都是空白,他就自己到高校、科研機構去尋找,最終摸索生產出了用戶認可的水漆,就這樣,晨陽水漆一做就是16年。

今天,在國內市場上也有很多國外品牌,如立邦、多樂士等,晨陽水漆的競爭壓力是不是很大?劉善江表示,晨陽水漆跟這些品牌的市場開拓方向不同,國外品牌主要是內墻涂料和外墻涂料為主,晨陽水漆的產品則以工業性能為主,如汽車用、家電用、鋼結構用,或者是火車、船舶等工業制品。

除了市場定位不同,劉善江認為,晨陽水漆比國際品牌更具優勢的是能夠在細分市場上精準定位:水漆產品使用時的品質保證受環境、氣候影響很大,特別是在溫度、濕度方面。在氣候干燥的北京和潮濕溫潤的江南,產品的各項指標要求就不同,晨陽水漆目前的生產基地在河北保定,但銷往全國各地的產品是千差萬別的。國際品牌雖然品質也很好,但是以單純一種產品進入廣大的中國市場會“水土不服”。

有人認為,水漆與油漆比較沒有價格優勢,劉善江向《中國經濟周刊》解釋:“水漆和油漆的售價基本一樣,但油漆要兌20%的稀料才能施工,稀料需要增加成本,而水漆加入的只是水,所以整體價格并不會超過油漆。”

競爭力必須靠技術

“現在在國外,奔馳、寶馬等品牌汽車已經開始全面水漆化涂裝。”劉善江說,之所以國內水漆還沒有完全取代油漆,是因為其還存在技術上的難點,比如船舶領域的水下防腐等方面。劉善江相信,隨著技術的進步、標準的完善和人們認識的改變,水漆終將主導國內市場。

劉善江告訴記者,晨陽水漆保持競爭力的核心要素“必須是技術”。目前晨陽水漆有1500多名員工,其中科研人員就有近200名。公司內還建有國內唯一一家水性涂料院士工作站,與中科院工程研究所合作建立了全國唯一一家水性涂裝納米材料實驗室,并與中國涂料工業協會和北京化工大學、河北科技大學等科研院所開展產學研合作。已獨立研發完成科技項目百余項,申報發明專利30項,旗下產品覆蓋水性家裝漆、水性工程漆、水性工業漆等幾大系列上百個品種。

在上海,晨陽水漆正在建一個科技前沿陣地的實驗室,據說,這個1600平方米的實驗室建成之后,將會是全國涂料行業、設備最先進的技術研發機構之一。劉善江透露,晨陽水漆還在進行和深化的高精尖課題有防火涂料、軍用隱身涂料等。

走在保定的街頭,“晨陽水漆”的廣告牌滿街都是,作為本土企業似乎很尋常,但是當記者出差在江南水鄉城市的高速公路上,也發現了很多“晨陽水漆”的宣傳時,多少有點驚訝。劉善江告訴記者,企業原來一直做終端銷售,雖然產品質量過硬,但除了熟悉的用戶,認知度并不高,當國家環保政策迭出、水性涂料市場機會迎面而來時,晨陽水漆已經有了強烈的品牌意識,正在努力讓越來越多的使用者認識自己。

河北博野原來是一個油漆產業聚集地,去年開始對小油漆企業進行關停并轉,借此機會,晨陽水漆準備在博野和徐水建起千畝工業園,打造中國的水漆生產基地。劉善江預計,2016年,晨陽水漆的產能將從現在的12.5萬噸增加到125萬噸。【中國經濟周刊】